首页

得奇小说网

菜单

雪原上,人影如鸿。

一行八人,皆修为高强,并且擅长遁法,赶起路来风驰电掣,犹如一群鸿雁掠过空旷的雪原而去。

如此昼夜不歇,三五日之后,已赶出十万里的路程。而长途跋涉,途中难免疲惫,当又一个黄昏来临,归元子带着众人落在一处河堤之上。

但见大河冰封,草木枯黄,落日黯淡,寒风袭人。

邛山在河堤上燃起火堆,奎炎拿出他搜刮来的酒肉。众人围了过去,火光照亮了荒野,笑声驱散了寒冷。

于野没有吃喝的兴致,也懒得说笑,他独自来到河边,信步闲走。

天色已暗了下来,寒雾渐渐升起。忽然一阵风来,雾气扰动,彷如有人在不远处冲他凝望,遂又倏然消失在旷野之中。

于野停下脚步,微微失神。

曾几何时,他也是这般在河边闲逛。而灵蛟镇外的河水没有结冰,记得还有一片芦苇丛。同行的亦非仙道高人,而是于家村的叔伯兄弟,有三伯、五伯,二狗、宝山。后来遇到了一位骑马的女子,她一身白衣,冰冷孤傲,令人自惭形秽。

那一年,他仅有十六岁,是个啥也不懂的傻小子。

如今,他已走过了三百六十余个春秋,于家村也换了无数代人。家中老屋的废墟与门前的坟堆,或被荒草掩埋而不复存在。有关祠堂的灭族之灾,以及那个远走天涯,最终又埋葬在爹娘身边的于野,以及他江湖、仙门的诸多传说

,想必也早已冰封在岁月的长河之中。

不过,他虽然割舍了红尘,却依然忘不了她骑马的身影,那年的第一场冬雪,以及随后的生死磨难。而曾经的恩怨也好、情仇也罢,不过是缘来缘散……

「缘何闷闷不乐?」

辛九从河堤上走了过来,手里拎着一个酒坛子。

于野回头一瞥。

「嘻嘻!」

辛九颇为兴奋,佯作豪迈般地饮了口酒,吐着酒气道:「你我之辈,踏上巅峰者寥寥无几,而仙道之众,仍如过江之鲫,为什么呢?」

于野看向河面上升起的寒雾,依然沉默不语。

辛九摇晃着酒坛子,继续说道:「凡人岁不过百,生老病死,求活艰难,又为何繁衍不息、乐此不疲?」她又饮了口酒,自问自答道:「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无论仙凡,且求走过一回,足矣!」

这女子见他心绪不佳,特来劝说安慰。知己好友,不外如此。

于野嘴角一翘,随声问道:「走向何处?」

「走向去处!」

「去处何在?」

「来处,便是去处。」

辛九拎着酒坛子,冲着天边朦胧的弯月遥遥一举,道:「人生苦短,仙道苦长,且邀明月共饮,天地同此一醉!」

于野摇了摇头,转身走开。

「咦?」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