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得奇小说网

菜单

现在,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不论是那些来自脑海中的声音,还是通过各个“节点”感知到的环境,不论是妮娜的轻声叮嘱,还是凡娜与莫里斯冷静的报告,都已随着繁星的合拢而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世界本身,也同样归于虚无。

这座由远古诸王打造的、小小的庇护所,在持续运行了一万年之后,终于悄无声息地湮灭在新世界的繁星中。

现在,在这片由诸多世界残骸堆积而成的、原始混沌的信息之海中,只有最后一艘船,还航行在它最终的旅程中。

失乡号航行在世界之创的背面,“船身”下方便是那道曾经横亘在整片无垠海上空一万年的“裂口”,世人从未想象过,这道“裂口”的背面与它的正面其实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周铭站在失乡号的舵轮旁,现在世界已经毁灭,无需再担心自己的观察会毁灭掉无垠海,因此他睁开了眼睛——透过已经快要被焚烧殆尽的船身甲板与船壳缝隙向下看去,他看到漆黑的裂隙近乎无限地延伸向远方,它不发出任何光芒,甚至仿佛在主动吸收所有光线一般,呈现出一种令人几乎能产生“无限坠落感”的极致深黑,而那黑暗深处尽管看不清细节,却又隐隐透露着一种好像“凹陷下去”一般的感觉,就好像……它内部有着广阔的空间一样。

而黑太阳便高悬在那道漆黑的裂隙上空,在一片广阔无边的混沌黑暗深处,那辉煌壮丽的日轮仍旧在按照规律明灭变化着,释放出强烈而清晰的导航信号——哪怕现在的失乡号已经不需要它继续导航。

周铭又转过头,看向仍然留在自己身边的人偶。

爱丽丝现在已经不坐在木桶上了,因为就连那个木桶,在几分钟前也已经被星光火焰焚尽,她现在站在周铭身边的最后一小块甲板上——蕾·诺拉则站在人偶身旁。

“你们在想什么?”周铭突然问道。

“什么也没想!”爱丽丝立刻高兴地说道,但紧接着又挠了挠脑壳,似乎觉得这有点不对,简单思考了一下之后笑着补充了一句,“在感觉很有意思——原来世界之创的背面是这个样子的。”

“不害怕吗?”虽然早就知道答案,周铭还是好奇地问了一句。

“不怕啊,”人偶果然摇了摇头,“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怕……”

周铭笑了笑,又抬头看向蕾·诺拉:“你呢?”

“我在想……世界毁灭的时候,原来是这么安静,”蕾·诺拉表情恬淡,慢慢说道,“从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总是听到和看到那些从深海中传递过来的东西,那些扭曲撕裂的景象和混沌的嘶吼低鸣曾带给我巨大的恐惧,我曾以为,末日就是那样子的,在巨大的恐惧和天翻地覆的剧变中,万物悲鸣着被撕成碎片。

“但事实是,末日如此安静,所有东西都消失了,在最后一刻,这个世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不论是勇敢者的怒吼还是懦弱者的哀号……都没有,安静到甚至有一种不真实感,让我以为世界还在,如果从这里‘下去’,还是会看到那蔚蓝无尽的大海,以及洒在海面的阳光。”

周铭没有说话,蕾·诺拉则在安静了几秒钟后轻轻呼了口气:“我该离开了。”

“现在离开?”周铭挑了挑眉毛,“现在已经没有地方可去了。”

“我知道,但我现在要让‘漂流屋’脱离这里,”蕾·诺拉笑了起来,“那末日的风景,我已经看到了,在新世界,我还是希望能继续我的旅行。”

“……我明白了,”周铭轻轻点了点头便对这位“寒霜女王”露出一丝笑容,“那先预祝你一路平安——失乡号上永远会为你的‘漂流屋’留一扇门的,即使到了新世界也是一样。”

“谢谢,”蕾·诺拉微笑着,向后退了半步,“那我们新世界再见。”

她离开了船上仅剩的驾驶台,穿过支离破碎的楼梯和仅剩下几片残影的甲板,走进那扇仍旧静静伫立在虚无中的“失乡者之门”,片刻之后,有一道流光出现在失乡号的火光边缘,并在繁星的光辉中一闪而……//蕾·诺拉???==>^……%¥迁移至新数据*&*%¥保存完成。

而后,驾驶台上的甲板再一次收缩、崩塌,失乡号残余的部分在星光火焰中进一步解体,在一阵逐渐低沉下来的轰鸣声中,桅杆的幻影彻底消失了,紧接着是与舵轮连接的结构。

周铭抬起头,看了一眼远处的“阳光”,随后垂下视线,看着自己手中最后剩下的一点舵轮残影——片刻后,他松开了手。

“辛苦了。”他轻声对这艘船说道。

他迈步向驾驶台的边缘走去,在近乎一片透明的光影残片中穿过了曾经的楼梯与甲板,爱丽丝则一路紧跟在他身后——他们来到船尾的船长室门前,而“船长室”此刻几乎已荡然无存了。

就连那扇“失乡者之门”,也已经变成了一道近乎透明的幻影,静静地伫立在它曾经的位置上,透过那透明的门扉,周铭可以看到失乡号上残留的最后一部分——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