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得奇小说网

菜单

赵长河的挂最让敌人难受的一点是,现在他的武器全都有伤魂特性。

一旦被划伤一点点,就立刻神魂如搅,必须用极大的力量去压制。看似对于普通人都不是很在意的轻伤,实则很是严重。

若是换个弱一点的,这一点划伤说不定都已经要了命了。

开挂开成这样,让睡了一个纪元的老僵尸很想哭,上个纪元想找这种伤魂之宝都非常难得,这货怎么浑身都是,都奢侈到能做箭矢乱射了!

但赵长河并没有赢,他依然像上一战一样在装强大。

能看破荒殃的举动,靠的是身后眼而不是自己的能力,说明其实荒殃隔绝他天地感应的套路是成功了的。既然成功也就意味着不仅仅是五感减弱,最关键的是失去了对外界能量的利用、以及生生不息的续航。

赵长河想逼荒殃跑路,真正继续打下去,拖得越久越不利。

荒殃惊疑不定地看着气定神闲的赵长河,实在想不明白他是怎么不受自己搅乱地脉影响的,这没到御境根本不应该破解得了

是不是该继续打一打,探出他到底虚弱没有?

赵长河看出荒殃的犹疑,哈哈一笑:“阁下还欲死战,倒是比上次长进了不少。看刀!"

随着话音,手臂骤然鼓胀,龙雀呼啸而起,一个让龙雀极为吐槽的蛤蟆跳版神佛俱散,再度劈向了荒殃。

荒殃抬头,月色之下逆光的黑影、通红的眼眸,那狂暴凶戾的势在此时神魂受损的情况况下真开始让他都有了些胆战心惊的惊惧感,可知一般对手面对这厮是多心悸的感受。荒殃深深吸了口气,旋即压住心神摇晃,干枯的手骤然拍出,继续采取了硬碰硬的方式,云去测量赵长河现在的状态到底如何。

手掌拍在刀侧,双方同时一晃,荒殃骤然觉得体内煞气一阵狂涌,浑身血脉几乎要爆体而出,这是神魂受损的当下竟然有些吃不住赵长河的“御”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