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得奇小说网

菜单

赵长河岳红翎多少经历走来,几乎一眼就看出小丫头这句话只是个借口。

她其实是在偷窥师父和师公有没有羞羞的事情,被抓包了,随口拿龙雀来顶个缸。

话说你偷窥个啥啊,你作为星河的时候在剑里看得不够多?那是真的什么都看过了……想到这里赵长河脸色有点绿,以前是自己把别人看光了导致衍生一系列问题,从没想过其实有两个丫头从头到尾把自己看得光光,这怎么算?

岳红翎的脸色更是青一阵白一阵。当师父的时候多么威严清冽,等到凌若羽想起星河记忆后她就有多社死。

那是什么姿势都玩过了,还和别人一起过,星河全程观摩。

当它是把剑的时候没什么,当她成为自己徒弟养了十几年那就……

岳红翎很想转头去找皇甫情,交流一下社死心得,当初被夏迟迟发现朱雀就是皇甫情的时候她到底怎么熬过去的……

「羽儿……」岳红翎板着脸开口。

听着师父语气不善,凌若羽胆战心惊:「师、师父……」

「我是怎么教你的,自家姐妹要相亲相爱,你把人埋土里?」岳红翎开始给徒弟穿小鞋:「此谓同门相残!过来!领十记板子!」

其实凌若羽压根没想到这夫妻俩心中想的东西,她真就是来看心目中骄傲飒爽的师父是怎么和男人亲亲的,至于以前看过的那些基本忘了……毕竟那时候的星河作为一把剑,压根没法理解男女之间那点事情,和人类看见刀剑摩擦的观感类似,哪知道连这都要被穿小鞋啊。

倒是现在作为人类,对那点事情才好奇起来,才来偷窥的。

「师父不要啊……」凌若羽欲哭无泪:「是龙雀先骂我的……她当我面骂我一路了都……」

「她骂你你不会骂她?」

「我骂不过,师父说的我辈武者能动手就不多话,别学有的丫鬟嘴皮子利索却没有行动力,结果苦等……咦……」凌若羽说着声音越来越小,一步一步往后退。

当凌若羽觉醒星河记忆,曾经听不懂师父在背后嚼别人的那些舌根现在全懂了……还能与前两天的经历印证,特别懂。

岳红翎的社死更严重了,简直属于人设崩盘,不敢去看身边赵长河的表情:「凌!若!羽!」

凌若羽拔腿就跑,却哪里跑得过师父?岳红翎「嗖」地追了过去,一把揪住徒弟命运的后脖颈。

「师父饶命!」凌若羽挣扎:「我得去看看龙雀死了没……」

龙雀不会死,我看你是快死了……

赵长河揣手手看着岳红翎一把摁住徒弟,清脆的打屁股啪啪声传扬在夜空,小徒弟两手挥舞挣扎,欲哭无泪。

总感觉要死的不是龙雀也不是凌若羽,是岳红翎自己。

「那个……咳。」赵长河终于上前抱住岳红翎的腰:「就是小丫头打打闹闹而已嘛,多大事……」…。。

岳红翎挣扎:「我教徒弟,要你管。」

赵长河冲着凌若羽猛使眼色:「跑!」

凌若羽一溜烟跑了。

岳红翎挣扎:「别拦我……」

赵长河一把将她摁在树干上,凑近几分。

岳红翎的声音一下就没有了,只剩起伏的胸脯,和红彤彤的脸。

赵长河笑出了声:「姐姐……」

岳红翎偏头:「人设崩了,要杀要剐你看着办。」

崩什么崩,赵长河反倒觉得这样的红翎可爱得要死,低头就吻了上去。岳红翎睫毛颤了颤闭上眼睛,婉转相就。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