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得奇小说网

菜单

在握剑的瞬间,凌若羽那原本以为要比唐不器更惨的凌迟忐忑,忽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血肉相连般的亲切熟稔,仿佛这把剑本来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能够感受到剑身喜悦的颤抖,和自己的喜怒哀乐完全共鸣。剑中蕴含的恐怖能量如臂使指,仿佛那就是自己的修行。

剑内本来被魔灵所侵,都还没能完全「夺舍」成功来着,魔灵忽地就感觉没自己的位置了,神剑有灵,剑灵归位,浑然一体,再无破绽。

魔灵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莫名其妙地就被「挤出」了剑身,跟个呆头鸟一样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恰巧夜无名的擒拿来临,庞大的吸力连同凌若羽和魔灵一起吸入掌中乾坤。

魔灵想跑,却怎么可能跑得开夜无名的天地束缚,无论怎么扭曲挣扎都挣不动。下一刻星河剑已经从身上碾了过去,把魔灵搅的粉碎。

凌若羽抬头看着空中的夜无名,眼眸复杂。她这一剑并不是为了刺魔灵的,魔灵只不过是挡在途中被碾死的蚂蚁。她刺的是夜无名的手掌。

那眼眸里有人们所知的星河应有的淡漠孤悬,也有那么一丝的……惆怅?

夜无名心里没来由地抖了一下,感觉这就像孩子在看妈妈,丢弃了孩子很多年的妈妈。

——她夜无名和赵长河争夺星河,算不算是在争夺孩子抚养权来着?

心念闪过,能量已然对撞。

「铛!」夜无名化掌为指一指弹在星河剑尖。

凌若羽五内翻涌,试图借力后退,却反倒往前栽了少许。夜无名的攻势从不是攻击,而是擒拿,层层气劲缠绕身周,似乎要把她绑走。

「我不去啊!」凌若羽大喊一声。

「轰!」万千剑气在身周爆开,剑气化作星辰,冲击束缚自己的牢笼。

说来洋洋洒洒,实则只是一瞬。夜无名正打算整个扛走,身后剑气暴起,岳红翎再度攻来。

夜无名再出左掌架开岳红翎的剑,忽地觉得自己这是不是叫吃了师徒盖饭……完了,去地球看的垃圾东西太多了,脑回路毁了……

师徒盖饭未曾消受,身侧刀芒闪耀,赵长河挺刀怒斩。

下方飘渺唐晚妆同时飞身而上,那边夜九幽也正在收尾,转头看了过来。

夜无名心中一串省略号,再墨迹下去,等九幽朱雀玄武全围过来,那不用等他们打上夜宫,自己就该送在这里了。

先撤,抚养权找机会再争。

夜无名再度深深看了一眼因发动全力攻击而憋得俏脸通红的凌若羽,继而纤影变得模糊,赵长河一刀斩来却只能斩到虚影,夜无名已经鸿飞冥冥,再无踪迹。

赵长河抬头看天,微微皱眉。

夜无名身合完整天书,现在可以说她才是天道,原天道真已经被「谋朝篡位」打成「域外天魔」了。只要在此界内她便是任何一处空气、任何一个元素,想怎么切换走人就怎么切换走人,根本无法捕捉。…。。

想要动她,还是必须直切她的根本,夜宫之所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转头看去,夜九幽已经彻底抹杀天魔之影,下方魔徒被崔元央率众全部押走,东海刚刚成型的海中天魔也被皇甫情和三娘抽陀螺一样抽得干干净净,再无残余。

原来三娘也御境三重了,她与皇甫情的联手,同级无人能扛。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