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得奇小说网

菜单

可针法不同起到的效果也不同,正所谓增一分则太长,减一分则太短,许纯良对进针的角度进行了微调,原本解痉止痛就变成了相反的效果,通过这样的针法可以起到刺激疼痛的作用,既然做戏就要做足全套。

一切完成之后,许纯良道:“走!”

花逐月有些诧异道:“要不要弄醒她带路?”他们刚刚尝试过走出迷宫,可绕来绕去,还是回到原地。

许纯良笑道:“不需要,我找到办法了。”他来到红袖身边闻了闻低声道:“此女身上的香水味道比较特别,我可以循着气味找到出口。”

花逐月虽然也能够闻到红袖身上的香水味,但是可没那个本事根据气味辨明她过来的道路,轻声道:“你这鼻子还真是灵敏,警犬一样。”

许纯良嘿嘿笑道:“就这一点长处。”

花逐月无心接了一句:“不止吧!”说完自己脸上也不禁有些发烧,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越发暧昧了。

许纯良将失去意识的曹木兰和红袖扔在床上,顺便拿走了曹木兰的短刀。他和花逐月即刻出发,循着红袖残留的香味没花费太大的功夫就离开了这座红尘轮回阵。

出口有电梯,乘电梯向上回到了他们最初见到曹木兰的百草楼,

两人一路之上虽然遇到了曹木兰的几名手下,但是他们并不清楚内情,所以也没有做出阻拦。

许纯良和花逐月离开这座园子,进入车内,并未做片刻停留直接驱车离开了种植基地。

花逐月道:“曹木兰醒来之后恐怕要发动整个疲门疯狂报复,看来我们要提前做好准备。”

许纯良摇了摇头道:“她不敢,打着中药种植基地的幌子在下面挖了国家那么多东西,如果我举报她,她苦心经营的一切就会毁于一旦。”

想起此前的经历花逐月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叹了口气道:“幸亏有你在,换成其他人应该已经着了她的毒手。”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