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得奇小说网

菜单

漫天尘土飞扬,好似一道长帘徐徐分开。

沈仪垂手而立,视线中逐渐多出了一座无比雄伟的高山,气势恢宏,仿佛一道天堑伫立身前,望不到边际,相较之下,外面的无名山只能算是低矮的土坡。

在见到其真容的瞬间。

一抹令人浑身战栗的厚重压迫感径直落在了沈仪的身上。

但沈仪还是有种浑身上下近乎被碾成齑粉之感。

他身躯猛地一俯,双膝疯狂颤抖,差点跪倒在地。

沈仪下意识想要唤出归墟仙甲护体,指尖也是落在了眉心,欲要开启白玉京仙城。

然而却祭了个空。

如今立于此地的仅是一道神魂而已,他那些所谓的倚仗,在这无名山内尽数失去了效用,能靠的只剩下自己。

沈仪终于明白为何必须要淬体修士才有接近这机缘的可能。

唯有似自己这般,体验过妖丹锻躯,魔血灼身,凰火淬体的修士,才有那么一丝在这厚重的压迫之下,将脊背重新挺直起来的机会。

“呼。”

沈仪闭上眼,五官间多了几分狰狞。

能撕裂白玉京妖魔的手掌倏然攥紧,没有引起天地变动,唯一的作用,便是让他极其艰难的朝前方踏出了一步。

在这座宝山的面前,墨衫身影显得那般微渺,步伐缓慢,甚至显得有些踉跄,但却从未停止过。

相较于其他修士所经受的磨练,沈仪寥寥数年的修行经历根本算不得什么。

但论及为了修行所吃的苦。

哪怕面板推演时,每次反馈而来的折磨百不存一,但当推演的时间足够恐怖时,所积累下来的苦痛,同样也来到了一种骇人听闻的程度。

能吃苦不算什么值得吹嘘的事情,更何况这份苦痛的主要原因,大部分还是来自于沈仪胡乱修改功法,瞎吃丹药,更是把妖丹和魔血当成水米食用,那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

但这些经历,却是实打实的帮他来到了山脚。

沈仪略微垂眸,看向脚下那条弯延的山道,沉吟片刻,随即迈步踏上了那条碎石小径。

当他的靴底触及山道的瞬间,神魂仿佛化作了实体。

沈仪只听得浑身喀嚓作响,轰的一声被浩瀚力道压在了地上,整个过程中连丝毫抵抗的余地都没有。

他用来支撑身体的手肘近乎碎裂,墨衫迅速被猩红血浆染湿。

但在如此浑厚的力道下,山路上哪怕一颗最渺小的石子,都未曾震动一下。

稍作调息以后,沈仪侧眸瞥了眼手肘,神情平静到极点。

哪怕是真的身躯彻底开裂,甚至熔到只剩白骨,他都曾亲身经历过一遍,更何况这只是无名山造出的假象罢了。

不过这触感能如此真切。

看得出来,这座山的确是藏着好东西啊。

念及此处,沈仪抬头朝着上方看去,视线被山壁和绿荫所遮蔽,看不见顶峰。

他双掌再次发力,想要重新撑起身子。

就在这时,先前的浑厚力道再次袭来,沈仪还未起身,便感觉到了一股排斥力,似乎是想将自己推出这片天地。

“……”

他突然想到了先前搬山宗道子的话语,在支撑不住的时候,无名山会强行将神魂送出去。

也就是说,自己若是真的要站起来,便会神魂崩溃?

沈仪思忖片刻,突然察觉到笼罩在身上的力道似乎柔和了一些,似乎是为了方便修士去仔细感悟。

他脸色微微一变。

坏了,这不是比谁犟,这是在测脑子。

如果说这条山道是个关卡的话,这一关大概率不是要让修士硬抗这股力道,而是去领悟,同化这力道中的真意。

沈仪倒不是对自己没信心。

主要是他哪有那么多时间在这里慢慢感悟,要是真花个几千上万年,先不说搬山宗同意不同意,就算真放任自己在此地观山,等出去以后,怕是整個南阳宝地都被人给踏平,玄庆前辈都得给人家抓去劈了当柴火烧。

即便真领悟了仙法,还能时光倒转不成。

念及此处,沈仪唤出了面板,他不太确定面前的这座山,到底算不算是一门功法,按理来说应该是算的,只是没有具体的文字而已。

【山法:未入门】

一行提示掠过视线,但却和那些小诀一样,并没有具体的词缀划分。

能拥有如此玄妙的宝山,里面藏着的肯定不是一段小诀。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