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得奇小说网

菜单

滴答。

暗红色的血浆顺着枪刃滴落在地,顺着石砖缝隙蔓延出大殿外,然后化作了清澈水浪中淡淡的血雾。

沈仪将龙枪从那美妇白皙修长的脖颈中扯出。

女人脸上布满了难以置信的惊惧,她直到死都无法理解,居然有人能大摇大摆的踏进自己的宫殿,踩碎了儿子的胸膛,然后干脆利落的一枪捅过来。

她可不是普通的水族妖魔,而是六王爷的正妻,有龙妃之称。

守殿的护卫,她那堪比白玉京的亲哥哥,还有六王爷,似乎都消失了一般,没有任何人理会此地的事情。

这还是被称作南洪之主的龙宫吗?

“……”

苏红袖突然感觉有些不自在。

说好了杀它全家。

她连灵法都掐好了,却完全没有动手的机会。

按理来说,在两人进来的时候,那些守殿护卫就该一拥而上了,结果直到现在,整个大殿仍旧是空荡荡的,外面也是一片死寂。

她有些疑惑的朝殿外看去。

随即瞳孔微微收缩。

只见不知何时,浓郁的血雾已经将整座大殿都包裹起来,好似一张择人而噬的巨口,又仿佛造型狰狞夸张的怪物。

血雾之中,一道道尸首飘进了大殿。

直到数十具尸骸堆满了殿门,其中甚至还有三头返虚十二层的大妖。

紧跟着是一抹抹流光涌来,迅速钻入了沈仪的眉心。

这时,外面的血雾才缓缓被水流冲淡散去。

“呼。”

苏红袖松开了指尖的灵法,她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沈宗主有制傀的手段,对方可从来没说过,他只有一具灵傀……就刚才的那些流光,少说也有七八道。

当然,即便那七八道灵光皆是返虚十二层,甚至堪比白玉京的灵傀,也不至于到让苏红袖失色的程度。

真正让她觉得惊诧的,乃是她完全没有感受到气息的波动。

那群灵傀在动手杀妖的时候,居然能做到敛息到极致,甚至能遮蔽自己的神魂感知。

一群拥有如此实力,还形似鬼魅般的“杀手”。

这就有些可怕了。

【剩余妖魔寿元:两百二十三万三千年】

先前凝聚镇石花费了整整一百七十七万年,让沈仪的底蕴近乎耗尽,但转眼间,不仅补足了消耗,甚至还要更多些。

“还有吗?”

沈仪调整好心绪,侧身朝那女人看去,态度温和了许多。

“……”

苏红袖看着青年染血的双掌,又悄然瞥了眼对方神情间的些许善意,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杀的越多,心情越好?

这可不太像是仙宗修士的心性啊……更何况对方还是宗主。

苏红袖想要提醒一句,却又觉得身份不太合适,只得摇摇头道:“应该没了。”

这位七龙孙在设局伏杀之时,并没有借用龙宫的人手,一共只带了它自己麾下的大将,以及母族的妖魔,别说天剑宗出面,哪怕是师尊亲至,此事最多也只能报复到这里了。

这就是南洪的规矩。

只要七子和龙宫还没有彻底撕破脸皮,决定搏一搏生死,那就得按规矩来办事,合道境巨擘也不例外。

“好。”

沈仪轻点下颌,收起了唇角的弧度,又恢复了先前的平静模样。

好不容易能扯一扯盟宗的大旗。

到这里就结束了,总感觉有些可惜。

要是能让天剑宗跟龙宫拼个你死我活就好了。

不过从目前的局势来看。

南洪七子哪怕只对上南龙宫,应该都没有碾压性的优势,更何况实际上只有六子,少了个曾经最强势的南阳宗,实力肯定有所削减。

暂时应该做不出这种自毁根基的事情。

何况要是盟宗真没了。

南阳宗肯定也是无法保全的。

“走了。”

沈仪收回眸光,略微挥手,将那一地的尸骸收入扳指。

随即祭出乌光飞剑,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水中。

至于这殿内的积蓄,沈仪并没有做出太难看的吃相,毕竟妖是自己杀的,东西要是也一起拿了,那责任不就全在他南阳宗身上了。

这口锅,暂时还是扣在天剑宗头上比较合适。

“……”

苏红袖怔了怔,稍稍有些错愕,总感觉自己今天沉默的次数,要比最近数十年加起来还要多。

这沈宗主变脸的速度会不会太快了一点。

还有,对方过来一趟,难道就是单纯享受杀戮的快感?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