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得奇小说网

菜单

玛丽的两条腿,漆黑如墨,比非洲黑美女还要黑,而且肿胀,皮肉肿成亮泡,轻轻用手一碰,感觉整条腿上的肉像是要掉下来一样。

“什么感觉?”

陈平安用手摸了一下玛丽的腿,腿虽然很长,但手感一般。

“疼,麻。”

玛丽蹙了蹙眉,近距离打量着陈平安。

他真的是神医吗?

其实,玛丽心里也没底,在酒鬼医生斩钉截铁告知自己,只有截肢,且高位截肢才能保住自己性命的时候,玛丽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陈平安身上。

可惜,这个男人看上去很普通,属于那种丢入人群中,就再也找不到的那种普通。

“唔,你翻个身趴在床上,把外面的短裤脱掉,我要查看伤口。”

陈平安说道。

“脱,脱裤子?”

闻言,玛丽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咬自己的那条蛇极其不正经,别的地方不咬,专门对着臀部一口,这一脱,不全都让人看见了吗?

虽然雄鹰国人生性豪放,可对陈平安这个要求,一时间明显接受不了。

在雄鹰国,玛丽是贵族,贵族自然有贵族的体面。

当着一个外国男人的面,把裤子脱了,以后怎么见人?

“对。”

陈平安点点头,正色道:“现在蛇毒扩散得非常厉害,我需要在你伤口一周进行针灸治疗,先控制住毒素,不让蛇毒到处乱窜……”

“荒谬!”

没等陈平安把话说完,一旁满脸大胡子,喝得一身酒气的酒鬼先生呵斥陈平安,“蛇毒已经开始全面扩散,马上就要进入人体心肺,当务之急是截肢,是截肢,只有截肢才能保住患者的性命!”

“针灸?哼,就那么细的银针,能做什么?你怎么不说将患者屁股被咬的地方,直接一刀切掉?”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