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得奇小说网

菜单

“什么问题?”

陈平安点着烟,瞥了一眼蒲少希,心想,莫不是蒲少希也得了见不得人的病?但自己并未从蒲少希气色上瞧出端倪。

“东哥的病是不是传染?我跟他平日里关系不错,不会传染给我吧?”

蒲少希很担心这个问题,刚刚向东一脱裤子,蒲少希第一眼看上去,还以为向东来大姨妈,没来得及买卫生巾呢。

如果自己得了这病,后果不堪设想。

“你跟他同房了?”

陈平安翻了个白眼,这么简单的常识问题也不懂?

就这,还大学生呢?

“呃,那没有。”

蒲少希直摇头,他只喜欢美女,对男人不感兴趣。

“那不就完了?”

甩了蒲少希一记眼刀子,陈平安启动车子,“行了,就这样吧,公司事情比较多,我先走一步了……”

“别啊,陈神医,还有一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

蒲少希却拦着陈平安不让走。

陈平安眉头皱起,面露不悦,“什么问题?快点说。”

“咳咳。”

蒲少希清清嗓子,四处扫一眼确定没人偷听,这才低声道:“刚刚东哥脱了裤子,鸟儿不长毛是怎么一回事?他天生白虎吗?”

“那忒么是他自己刮掉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陈平安彻底无语了,一个大老爷们儿,没事关心别人裤裆做什么,有没有点城府了?

又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上厕所还比谁尿得高尿得远,更有个别小朋友脸皮厚,要跟人比谁的鸟儿大。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相关小说全部